打开
关闭
当前位置:耳根小说网 > 限制级末日症候

757 高川和高川

限制级末日症候 | 作者:全部成为F | 更新时间:2018-06-12 17:10:41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  就在我和富江纠缠着,走在被清空的街道上时,境界线的风景再一次扭曲起来,怪物们出的声响也开始扭曲,听起来就像是一锅烧开的沸水,咕噜咕噜作响。.Com扭曲的风景之中,“捷径”自我们的脚下向前蜿蜒着,富江挽着我的手,玩味地眺望前方,目光仿佛追寻着这条“捷径”的尽头,当她凝视一处时,又像是已经看到了尽头的风景。在过去,她也经常会出现这样的表情,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向前奔流的时光和命运,明明在行动上并没有太明显的先知性。她似乎永远都不会惶急,总是“整个世界都围绕自己转动”般的态度。

  不过——

  也许就是如此吧。毕竟,是“江”呢。

  虽然仅仅是“富江”的姿态,但是,“江”的本质所带来的底蕴就摆在那里。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在这个世界呈现的“天才”姿态,与之相比,有着让人感到绝望的差距。

  富江突然将目光摆向一侧,这个动作让我觉得她已经将注视的目光从“捷径”换成了另外的东西,而我看向同一个方向时,只能看到让人头晕目眩的扭曲风景。“富江,你在看什么?”我不由得问到。

  “另一个你。”富江爽快清晰地回答到。

  我顿时明白过来,她指的应该是正常环境中的义体高川吧。果然,当我在境界线中移动的时候,正常环境中的义体高川也开始移动,虽然,我们的行动并不同步,但是,我在非“捷径”的状态下经过的路线节点。义体高川也必然会抵达吧。而这种意识和意识的深层互动,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,虽然,我们被分隔在境界线和正常环境之中,彼此之间,也很难再进入彼此的主场。但是,意识上的感应,却是一定存在的。而我和他的不同步移动,也同样证明了,这个境界线并没有覆盖整个城市。

  我的移动,牵扯着义体高川的移动,而义体高川的移动,是我在境界线中进行更远距离移动的基础。然而,如此紧密相连的我们。却是难以和对方进行实质性的接触。我们,走在永不远离,也永不接近的平行线上。

  “真是奇异的感觉。”富江挠挠头,说:“有两个高川呢,而且,还真是古怪的存在形态,我在他身上嗅到了熟悉的味道。不过,我更喜欢我的小甜心。”这么说着。又用力吻了我一下,“阿川。这样好吗?放任他这样自主地活动。”

  “这样很好,他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。”我看不到义体高川的行动,甚至连感觉一下都十分困难,有巨大的隔阂阻断了我们的主观感应,而这种阻隔,说不定就是我们彼此单独存在的保证。但是,我对现在的情况完全没什么不满,也从不觉得义体高川的存在有什么不好,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其实都是高川。而且。他的身上,寄托着她们的情感和愿望——我,毕竟已经死了,失败了,所以才有他的诞生呀。”

  “哦,也就是说,阿川你觉得自己会失败?”富江饶有兴味地凝视着我。

  “不,我的失败,已经成为事实,但是,这个事实却也成为了过去。”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到,“所以,他是失败的我的延续,而我,则是新的未来。”

  “真是充满了自信呢,这么充满自信的阿川,真是太可开口了。”富江亲吻着我的脸,咬着我的耳朵,从她口鼻中呼出的热气,让我的脸颊烧,“所以,你们的差别就在于,他的自信,是构建在失败基础上的不得不为,而你的自信,是从新开始的希望。”

  “但是,他的不得不为,是因为我的失败。”我说。

  “所以,你没有资格去剥夺他如今拥有的一切,由此展开的未来。.COM”富江说。

  “是的,无论他的未来如何,是荣誉的,还是卑劣的,是充满光明,还是一片灰暗,那都是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剥夺的人生。”我打心底感到欣然,“无论痛苦还是喜悦,无论失败还是成功,他都有权利也有义务,按照他的想法,肩负着他正在承担的责任走到尽头。”我看向富江的眼睛,掷地有声地说:“所以,我也一样,无论他是否可以走到尽头,但是,我一定可以,无论他是否真的可以成功,我必然成功。”我紧紧抓住富江的手:“江,一起来吗?和我一起,走向属于我们的未来。”

  其实,无论她的回答是什么,我都不会放开的这只手,即便是强迫,我也要让她陪伴在我的身旁。就如同过去一样,没有丝毫犹豫,无论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尽头,是地狱还是天堂。我就这么任性的,固执的,就算用尽手段,扭曲她的意愿,也会毫不迟疑。

  “……还是和以前一样能说会道。”富江微笑起来,依偎在我的身上,“不过,我很喜欢听哟,阿川的情话。正因为是这样的阿川,所以,我一直都喜欢着,比任何人都要喜欢,比阿川你自己认为的,还要喜欢。我们会在一起的,直到时间和空间都被湮灭,也无法抹杀这种情感。只要阿川在我的身边,我就能够打败任何东西。你能感受到吗?我的心脏,在扑通扑通地跳呢。”

  “那么,走吧。”我的心,就如同浸泡在温泉之中,这一刻,我真的觉得,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自己,“去击败任何阻挡在我们面前的一切。”

  我牵着富江,大步走在“捷径”上,什么都不想,就是这么,牵着她一直沿着唯一的一条道路前进。

 。###

  皮肤,感受到夜风的凉意,一道光却:钠聊,依稀流淌着繁密的数字。义体高川觉得自己好似正在深海中上。坪蹩梢愿芯醯胶C嫔系姆缇,却并不那么清晰,仅仅是。一种感觉。深沉,飘忽,灵魂缩在身体的一个小小的角落,以至于想要动弹一下都极为困难——然而,下一刻,这种深沉、飘忽而:母芯。突然间就变得分明起来。宛如从最深的睡眠中,猛地被浇下一头冷水,义体高川彻底惊醒过来。

  我,在什么地方?在做什么?这个念头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浮现的时候,收容周遭景物的视网膜屏幕上,顿时有大量的数据框弹出来,将符合念头的答案,通过这些数据解析统合起来。脑硬体的运转,彻底排斥了那种如梦初醒的懵懂。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,义体高川已经平静下来,就如同从来都没有恍惚过。

  他正坐在街道旁的一张长椅上,在这个时间点,长长的街道上,除了风驰电掣的汽车会偶尔出现,没有更多和他一样徒步的行人,也没有人和他一样。平静的坐在长椅上,注视着那些寂寞的灯光。虽然大部分的商店早已经歇业。但在这条街道上,却也并非全然没有营业的商店,街灯显得冷清,但是,转角处一个全天营业的快餐店,却也流露出几分人气——但是。却衬托得整条街道更加冷寂了。

  身穿深色大衣,孤独地坐在长椅上,用警惕而专注的目光观察四周的人,就只有义体高川一个,如果有其他人注视这边。一定会产生“这真的是一个怪人”的想法,随之而来的,是一种极为强烈的警惕心吧。

  但是,义体高川也不是主动来到这里,扮演这样的古怪角色的。简单来说,来到这里的过程,就如同梦游一样,大部分时候,梦游醒来后,自己也会觉得惊讶,不知所措,但是,对于义体高川来说,却没有这样的情绪。这不仅仅是脑硬体的功效,也在于,他已经经过了许多诡异绝伦的神秘事件,也已经深深体验过,自己本就是一种非同寻常的存在,以至于很多在普通人看来无法接受的事情,对他来说,就如同喝凉水一般自然。

  重点,并不是自己为什么会梦游,这个问题,虽然暂时看来无解,但对义体高川来说,却也有着一种释然的感觉,就如同答案早已经在心中,只是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而已。视网膜屏幕重现了他一路梦游到这条街道的影像,很正常的路线,不是飞檐走壁,就是这么诡异而平静地走着,如同散步,却又比普通人的跑步更快。从影像中可以看到,自己睁着眼睛,但是,那双眼睛却没有什么精神,仿佛被磨得灰蒙蒙的眼镜遮住了瞳孔。

  义体高川很快就确认了,当时的自己看似没有意识,但实际却是在某种意识的引导下,没有任何迟疑,行动路线也毫不紊乱,拥有一个确切的目的地——问题是,现在清醒过来时,却说不出目的地究竟是何处,只是感觉,自己还必须走下去。

  行进的路线,来自于冥冥中的感觉。

  虽然在深夜时分出来活动,是早已经决定的事情,白天扫墓之后,义体高川就已经决定,要在今晚清理自己地盘上的非法组织“山羊公会”,看情况处决对方的新头目,那个被称为峦重的末日真理教干部。但是,义体高川也同样明白,之前自己的行动,仅仅是契合了自己的决定,而并非是遵从自己的决定。

  这不是什么偶然的事件,对于拥有脑硬体的义体高川来说,梦游还是第一次。但是,这种异常的处境,却并不给他带来任何威胁感,仿佛,这是十分自然的,理所当然的情况。以义体高川的身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,经历了那么多诡异神秘的事件,连类似“世界线变动”这般宏大的现象,也已经亲身体验过了,更不用说,自己的情况,本就已经足够复杂。但是,在如此丰富的经验中,没有感觉到危险,也无法让自己产生太多的想法和感应,仅仅是单纯异常的情况,还是第一次经历。

  任何负面的思绪,都很难滋生,因为,没有孕育它们的水土。通常,异常本身就是这样的水土,但是,这一次,这些水土却因为缺少了大量的元素,而变得干燥没有营养。那么,那些元素究竟到哪儿去了呢?感觉不到。也无法想象,仿佛,在诞生的一瞬间就被抽走了,去了一个从主观和客观来说,都和自己彻底隔绝的环境。

  没有负面的东西,这本应该是件好事。但是,对义体高川来说,情况是,就算他努力想象着,试图让它变得不那么好,却也无法做到。并非是被脑硬体扼杀了,而是,性质早已经被注定。

  一切都很好,一切都很正常。无论你怎么想,就算冠上“诡异”的名头,它在感觉中,仍旧是好的,仍旧是正常的。

  “妈的。”义体高川低声啐了一口,目光直直落在对面商店的橱窗玻璃上,仿佛要从自己的身影中看到另一个身影,“是你吧?一定是你干的吧?另一个高川。另一个……我。”

  虽然这么想,也这么下意识确定了。此时的状态到底是从何而生,但是,对于当前的情况,并不会因此得到实质性的解决。义体高川感觉不到少年高川的存在,尽管他十分清楚,他就在那里。一直在那里,在自己的身体里,在自己的人格意识中,但是,和过去偶然可以接触到。甚至于在几天前,更是强烈到了,仿佛几乎实质化的幻象般,出现在自己身前不同,如今有一种强烈的,结果相反的感觉——如果不是极端的变化,自己是不可能再看到他了。

  明明知道他就在那里,但是,任何感觉和证据,都无法证明他的存在。这种落差巨大的情况,让义体高川感到有些难受,连呼吸也似乎变得困难起来。

  只有一点可以确定,假设那个少年高川的确存在,那么自己在“梦游”中来到这个地方,一定是受到了那个存在的牵引,无论对方打算做什么,他都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。

  无法明确对方的情况,也没有获得情报的途径,没有任何数据可以进行分析,没有具体的感觉可以依赖,义体高川十分明白,如果要追寻少年高川,现在的情况是何等的恶劣,少年高川虽然也是高川,这一点无可否认,其最终目的,也丝毫没有违反高川核心,但是,行动机制和思维模式上,却是和自己最直接地产生了冲突。

  双方掌握的情报,自身的能力,可以仪仗的力量,都相差甚远,自己全面落于下风——这个判断,是义体高川在无数次进行假设,通过假设得到数据,结合其它已有数据,进行解析后最终得到的结果。

  几乎没有可以战胜的理由和几率,数据得出的结果,就是如此的毫无余地的绝望。

  如果只有脑硬体控制自身行动的话,一定早就已经放弃了吧,数据无法达成的可能性,机器一定是不会去尝试的——但是,我是义体高川,并不是义体高川机器人呀。在这种时候,义体高川反而比过去更能看清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。虽然,过去无数次觉得,自己就如同精准的机器,精确地执行着任务,如同机器人一样冰冷顽固,也曾经觉得这种情况并不妨碍什么,是可以取得最大成果的状态。但是,在数据变得无法依靠的情况下,“像机器人一样行动”反而成为了最大的阻碍。

  当产生这种认知时,义体高川第一次,强烈、主动而坚决地,打心底拒绝着,脑硬体本已经变得巩固的主导性。这种来自于主观和本能的拒绝,强烈地撼动着脑硬体,以至于,就像是粗暴地用撬棍,将一个相对稳定的机器最核心的一部分给敲下来一样,连带着身体的其他部分,产生了清晰而剧烈的痛苦,那种自己随时会崩溃的危机感,越是强烈的挣扎,激烈的抗拒,就越是阴沉沉地压在头顶上方,如同随时会将自己砸碎的沉重铅块。

  即便如此,义体高川还是没有任何迟疑,死亡的恐惧,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,但是,没有任何犹豫,也不打算歇上一歇。

  要战胜自己,才有可能战胜少年高川。如果死亡的恐惧,可以让自己对自己达成妥协,那么,面对跨越了死亡的少年高川,就真的是没有一星半点胜算了。

  战胜另一个自己,这对于义体高川来说,已经不再是什么口号,也不是想象中的未来,而是必须承受的事实。义体高川没有想太多,因为,该思考的,在过去那些日子,已经思考得太多了,如今,再思考多少,再给予自己怎样的借口,如何督促自己,如何肯定自己的存在,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如今的义体高川,只剩下一个念头——自己是高川,也是真正显现于这个世界的高川,高川所需要肩负的责任,所需要承认的错误,所必须证明的东西,所渴求的希望,全都是自己的。

  是自己必须肩负的,是自己必须承认的,是自己必须证明的,是自己必须渴求的。

  绝对不让给任何人!

  在自己真正的,彻底的死亡之前,不谈论任何继承者,不回顾任何过去的高川。义体高川决定了,高川应该拥有的东西,高川应该承担的东西,都是属于自己的,因为,只有自己,才是唯一站在“现在”的高川。

  顾忌和羡慕过去的高川?期待和托付给未来的高川?

  “别开玩笑了……别开玩笑了!”义体高川紧紧捏着自己的拳头,对自己说:“我,才是现行于世的高川呀。”(未完待续!
限制级末日症候最新章节http://www.xamyx.net/xianzhijimorizhenghou/,欢迎收藏本书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